<big id="zdstr"></big>
    <object id="zdstr"></object>
    <code id="zdstr"><small id="zdstr"><track id="zdstr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
  1. <center id="zdstr"><small id="zdstr"></small></center>
  2. <center id="zdstr"></center><center id="zdstr"><em id="zdstr"></em></center>

    <tr id="zdstr"><option id="zdstr"></option></tr>
  3. <tr id="zdstr"><option id="zdstr"><acronym id="zdstr"></acronym></option></tr><object id="zdstr"></object>

  4. <code id="zdstr"><small id="zdstr"><optgroup id="zdstr"></optgroup></small></code>

      <center id="zdstr"></center>

    1. 新聞通訊

      OUR NEWS

      北斗七星:有些事情,總要有人做…

      心有定數,便不再迷路。

      1983年,大韓航空007號航班,從紐約起飛后,離奇迷航至蘇聯上空。
      天色昏暗,蘇軍射擊警告,客機并未察覺,在即將飛離蘇聯領空時,被導彈擊落。
      消息傳出,舉世震驚,冷戰陰云正濃,美蘇強壓怒火,等待黑匣子調查結果。
      結果顯示,客機闖入領空是因地磁導航故障。同年,美國總統里根決定將建設中的GPS系統,開放全球民用。
      普通民眾第一次可清晰知道,自己身在星球何處。
      兩年后,中方負責人卜慶君參加美國GPS研討會,歸國后卻另有憂慮。
      研討會上,美方明言,特殊情況下將采取三重措施:降低精度、關閉區域甚至更換通信編碼。
      因不可受制于人,卜慶君拜訪中科院院士陳芳允,商討中國的衛星定位系統。
      陳芳允畢業于清華,抗戰時執教西南聯大,留洋時設計過世界第一部海用雷達,歸國后研發過第一顆衛星,七十年代曾提出衛星定位“燈塔”計劃,但無奈擱淺。
      美國GPS定位用四星測距,為節約,陳芳允設計出“兩星定位”方案,然而受限于八十年代國力,計劃再度塵封。老人無奈寫詩,“人生路必曲,仍須立我志”。
      衛星定位再成焦點,已是九十年代初。
      1990年夏天,美國GPS系統第8顆衛星發射當日,海灣戰爭打響。
      多國部隊穿越茫茫沙海,伊軍茫然無措,伊拉克戰俘稱,“我們從來不敢進沙漠,在那會把自己丟掉”。
      因為天空上的星辰凝視,海灣戰爭中,伊軍傷亡超10萬,而美軍陣亡僅146人。精確制導的導彈,可以準確鉆入前一枚炸出的缺口。
      尚未成熟的定位系統,主宰了戰爭,也搖動著世界的天平。
      1993年,中國貨輪銀河號,遭美方質疑運有違禁化學品。美方關閉了所在海域GPS信號,貨輪無奈在印度洋上漂流了33天。
      第二年,中國啟動北斗一號系統建設。
      九年前的“兩星定位”,成為北斗一號主方案。最開始沒衛星,項目組從其他兩個衛星計劃中,騰挪出兩顆備用衛星。
      1995年,卜慶軍去哈工大招人,博士生應聘時都問了兩個問題:待遇多少?能解決住房嗎?
      當時,廣州一企業正在校招,月薪五千,提供住房。最終,卜慶君一名博士生沒招到,只有四五名本科生愿意前往北京。
      幾經周折后,團隊終有雛形??茖W家們為北斗設計了兩個新功能,一個是讓迷途中人可以發120字短訊求助,一個是讓用戶5秒之內獲得導航反饋。
      2000年10月,北斗首星發射,一個多月后,第二顆北斗衛星也被送入太空,中國成為美俄后,第三個建成衛星導航的國家。
      2002年,歐盟發起“伽利略”衛星計劃,彼時,中方遇技術瓶頸,歐盟缺研發基金,雙方決定聯手開發。
      然而,蜜月苦短,2006年,中國忽被排除在項目外,決議不讓表態,資料不讓瀏覽,技術不被告知,歐洲媒體稱“中國人感到被嚴重利用甚至是羞辱了”。
      中國開始獨立研發北斗。
      此時星空之上,衛星導航黃金頻段已被美俄占去,只余一小段頻率資源,國際電聯約定:衛星先到者先得,且過期作廢。
      過期期限設在2007年4月17日。
      2007年4月11日,北斗二號首顆衛星,隨火箭進入發射架。然而發射前忽出故障,團隊緊急搶修3天3夜。
      4月14日凌晨4時11分,火箭終于升空,衛星開始變軌調整。
      4月16日晚8時,衛星信號從兩萬公里外的太空傳回,此時距頻率失效僅剩4小時。
      現場一片歡騰,那些常年沉默的人,放聲哭笑。
      人群中沒有陳芳允,老人早在2000年北斗一號首星發射前數月,因病辭世。
      晚年,他一直住在黃寺大街大院宿舍內,家中只有簡樸家具和一臺不大電視,見客所言,皆是衛星,有時談至深夜,水泥小樓外滿天星辰。
      他年輕歲月,在西南聯大執教時,那一代人,都愛唱那首《畢業歌》:

      巨浪,巨浪,不斷地增長!

      快拿出力量,

      擔負起天下的興亡!


      與歐盟轉為競爭對手后,北斗遭遇的第一重考驗,就是原子鐘。
      衛星在太空定位,主要用時間計算空間,衛星里的原子鐘,決定著測距精度。
      此前,瑞士一家公司承諾出口原子鐘,但被要求必須比伽利略所用的,低一個數量級精度。
      北斗轉為獨立研發后,瑞士公司忽然終止合作,原子鐘只能自造。
      北斗團隊中那群沉默的科學家,開始了無數日與夜。
      最終,中國自研原子鐘成功,300萬年僅誤差1秒,部分指標已超越GPS和伽利略系統。
      北斗遭遇的第二重考驗,是建設海外地面站。
      因地緣政治,中國很難仿效美國GPS,在全球建立地面站。
      北斗團隊為此發明了星間鏈路,讓衛星互聯,只要有一顆衛星在中國領空,所有衛星便能通過它,聯系到國內地面站。
      星間鏈路一個關鍵技術方案,提出者康成斌,當年只有29歲。
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

      Copyright ? 2005 - 2020 Donglai. All Rights Reserved. 東來涂料技術(上海)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滬ICP備17007079號-1

      微信號

      onwings專業汽車漆

      微信掃碼關注

      青青热久免费精品视频在-...国产人成视频在线视频-波多野结衣家庭教师-亚洲VA欧洲VA日韩VA
        <big id="zdstr"></big>
        <object id="zdstr"></object>
        <code id="zdstr"><small id="zdstr"><track id="zdstr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
      1. <center id="zdstr"><small id="zdstr"></small></center>
      2. <center id="zdstr"></center><center id="zdstr"><em id="zdstr"></em></center>

        <tr id="zdstr"><option id="zdstr"></option></tr>
      3. <tr id="zdstr"><option id="zdstr"><acronym id="zdstr"></acronym></option></tr><object id="zdstr"></object>

      4. <code id="zdstr"><small id="zdstr"><optgroup id="zdstr"></optgroup></small></code>

          <center id="zdstr"></center>